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歌原创 YIGE Original

——苏新诗的博客(本站所有图片均为本人原创,转载请告知!)

 
 
 

日志

 
 
关于我

★苏新诗(以歌),独立完成中文字库第一人。爱好书法、摄影、 漫画、唱歌… ★1998-2003年用五年时间开发出繁简两套电脑字库——苏新诗柳楷(方正已购)。

网易考拉推荐

良药(小说)  

2008-01-07 18:52: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青坡
 
  今春三月,县里进行了三年一次的干部调整。其中一项最重要的内容就是选拔重用一批青年干部。

  我是单位的业务骨干,且在副科这个人才库里已经后备五、六年了,比照选拔干部的条件,样样都很优秀。这次调整,我找不出不选拔我的任何理由,于是便有了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相好的朋友劝我,你都三十八九了,这次再上不去,可要过界了,不能太大意,还是跑跑吧。我说,跑啥?画蛇添足!朋友便开导我,规定的条件再到位,也只不过是具备了最原始的基础。要想真进步,要么有人带路,要么有钱铺路。这两样全不占,你再不放下面子自己跑路,你以为天上真会无缘无故掉你怀里一大馅饼呀,做你的大头梦吧!

  我知道朋友的话是对的,但我确实很无奈。要人,我三代农民,亲族里最大的官就是当村民小组长的堂哥;要钱,老婆下岗了,孩子上学,吃饭穿衣,人情往来等等一切开支就指望我每月不足五百元的薪银,常常是寅吃卯粮。现在我穷得只剩下虚荣和自尊了,我不想完全彻底的出卖自己,我只有心虚着对朋友作不以为然状。

  公示出来了,结果被朋友不幸言中,伸手可及的馅饼却落在别人怀里。此人刚进单位不久,且小我不下十五岁,虽持有大专文凭,也只能算半个文盲。叫他记一个电话会议通知,竟把政法委写成“正发委”,苟局长写成“狗局长”。可人家有一个在县城能呼风唤雨的老子,这真叫我惭愧啊。面对这个满目空洞却又满面春风的小上司,我羞臊地抬不起头来,便找苟局长请病假。苟局长很通人情,当即批准,并劝我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我说,也没啥大病,放几个响屁就好了。以后的几天里,我就把自己藏在蜗居的阴暗处,如负重荷,以床为友,反复唉声叹气,始终不能释解心中的块垒。

  一日夜,几个在党校后备干部培训班一块受训这次调整又都跳过龙门的同学携酒带菜,突然光临寒舍。良朋相聚,不饮有悖天道。我深埋沮丧,佯装欢颜,一如往常相聚时的豪放,一一为他们弹杯相庆,以示烧尾。洒脱得连我自己都觉着太夸张、太假。可众友们竟都给我打起哈哈,找着词的夸我心纳百川、意境高远;找不着词的就直竖大拇指,一脸堆彻的敬意,与我碰杯。没有达到朋友谬奖的心境,我很惭愧;没有谁揭穿我的强装笑颜,我很难过。其实,从他们惑目互顾的表情和很谨慎的附我的态度里可以看出,他们知道我在作秀。这不说透是美好的,也是我时下最需要的。毕竟,被人夸着、尊敬着,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呵。众友中,有一个在我们小县城文艺界颇有名气的文人,刚被提拔为县文化局的副科级创作员,之前大家都认为他定能任个实职。之间他也没少忙乎,之后却并非所愿,虽晋一格,却没有他干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时实惠。席间他一直默然,最后站起来,邀我同饮,看我的目光,便有那种同病相怜的味道。他说,能以平常之心对待非常之事,这是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啊。咱们这些凡夫俗子,为世象所惑,求而不得,便是一个苦字……唉,不说了。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这故事时下在官场失意者之间颇为流行,能当药理疗心疾的。

  那就讲这药吧,看能治啥病。大家都摆出一付洗耳恭听的样子,等他下文。他顿了一下嗓子,开讲。

  说的是一个叫S的人,农村民办教师之子,从小受父严教,练得一手好字。中师毕业,分配在县直幼儿园当孩子王。两年后,也就是八五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写在黑板报上的柳公权被县委一个主要领导法眼相中,遂把他借调到县委办公室秘书科当专职文案抄写,一年后转正。上任时,老民办父亲买了五支毛笔五支钢笔相送。并告诫他:啥叫一步登天,你这就叫一步登天!县委是个啥地方,那就是咱这一方的朝庭!这秘书科就等于是皇帝的上书房,你就是上书房行走。一旦受了皇恩,那可是紫马雕鞍,裘衣锦食。咱全家也享不尽的荣华宝贵了。你要时念恩德,尽心伺候。认认真真干事,踏踏实实做人。他铭记父训,一心扑在工作上,抄文稿、写会标、办墙报、接通知、发通知、打水、拖地、清理厕所、修剪花木,反正是看见啥干啥,就是闲不住。一闲下来就觉得心虚,就觉得对不起领导,做起事来也总是一溜小跑。这样时间一长,整个大院都知道了:县委办公室来个小青年,长着一张甜乎乎的娃娃脸,逢人不笑不说话,人又勤快又厚道,字写的给书上印的一样。于是乎,各部委室只要一有重要材料,都找他誊抄,都要求字迹工整。他来者不拒,白天抄不完,晚上接着干。渴了弄杯白开水,饿了还是弄杯白开水,稿子再多也从不潦草。人家找咱誊写,是看起咱了,可不能蒙人家。再说,咱也练字了,手艺一天天眼见着在提高。既帮了人,又成就了自己,这可是天大的便宜事。每当极度疲累时,他都这样劝自己,干得越发精神起来。但抄写的任务重了,那些打杂的活就没有时间都顾及到,有时候看见同事放下报纸要沏第五杯茶了,水瓶却是空的,见他正认真抄写,便不作声提瓶出去了,他心里就好一阵惭愧,觉得是别人帮了他的忙。还是大单位的人素质高,你看多理解人哪!马上又觉得心里很温暖。不过,再苦再累,有一样劳动他从没间断过,那就是每天拖地。拖了办公室还要拖走廊,有时候一天拖几遍。只要是抄写得手酸了,眼花了,站起来抻一下腰,伸手就抓拖把。他认为劳逸要结合,劳是抄写,而逸就是拖地。既松动了筋骨,又锻炼了身体,还清洁了环境。一举数得,是件很幸福的事情。这样,一年一年,一直坚持到现在,光他用坏的拖把也能拉一车……

   你讲的这就不可信了,从八五年到现在都十八年了,他这样一个勤恳敬业的人,熬也该熬个正科级了,官大自懒,还会拖地?

  你还别不信,十八年了,他进来时是个小科员,现在是个老科员。每年测评都是优秀,每一次后备干部选拔都说该轮到他了,可就是没他。自他之后,办公室又进了不下二十人。过渡个两三年,大都到各个单位或正或副,就他还留守原处,除了脸上多了皱纹,其他一概没变。近些年,办公用电脑了,没那么多文稿要他誊抄了,可会议和活动多了,他还是闲不住,整过街幔子、写宣传标语、贴会标,干累了,还是拖地。久而久之,替他抱不平的同事就送给他一个外号:“拖科长”,拖地科长之此谓也。他也不恼,一笑了之,谁叫都应。后来,这“拖科长”倒成了他的官称,真名倒很少有人叫了。

  看着比自己年轻的能力差的一个个都走上了领导岗位,他心里就真的没一点波动吗?

  他不憨不傻,咋会心如止水。原因是启先他把领导看得太崇高太神圣了,觉得当领导是一种大本事,非大智大勇大学问者不堪胜任。自己会什么呀,给领导抄抄写写打个杂还中,真让当领导,还真没那个水平去承受它。那个发现他是个人才的领导就曾给过他一个机会,要他先到乡镇任个副职,摔打摔打,以备重用。他怕摔打,竟吓得几天睡不好觉,死活不干。机会就是这样,可遇不可求。后来那个领导升调到外地区了,就再也没有哪个领导主动替他谋划仕途前程了。日子一久,经历和见识多了,看着同室一个个都走出去,在各自的领导岗位上摇头晃脑,也不免眼热。暗作比较,觉得如果是自己一定会比他们干得更出色。心里就起了“官”念,企盼被重用。可每次都是镜里花,水中月,就觉得不是自己水平的问题了,心里就有苦恼蔓延开来。这时候,老民办父亲又来了,在他居住的一间废厕所里的墙壁上贴了一张亲笔书写的条幅,八个字:有求皆苦,无欲则刚。又训导他,做人的要义,在于诚,在于真,在于良心安。不要妄起欲念,随缘是福。咱在乡下,农民都当不好,常常受真正会种地人的耻笑。现在你能在全县最大的衙门内,有这一处安身立命之所,全县百万之众,能有几人?这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所以说,人要知足。他说,我主要是怕您老嫌儿子没本事,没能混成小车来小车去的。叫您老寒心。老民办教师说,别价,我在乎的你是否成就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在乎你做多大的官。只要你守住自己的职责,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我就满足了。父亲的这番教诲,使他顿开茅塞:是啊,我原来也是不想做官,只是看着人家都有上去了,才心理不平衡。在没有这种想法之前,我不是一直很快活吗?妻子贤良,儿子听话,没有大财却也不愁吃穿,工作上也没压力,每天所干的内容就是自己的爱好。我还需要什么呢?再有什么还是负担呢,完全多余了。只要自己快活地工作着,快活地生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想开了,一腔愁绪也随之雾散。从此,他抱定了这样一种幸福观,心无旁鹜,认认真真写字,快快乐乐拖地,永远的一张逢人便笑的娃娃脸,永远的一种平和宁静的心境。混官场的对他颇不解,得意时无视他,失意时就搬他出来当平衡器,给他一比较,心气就顺畅多了。能接触到他的失意者,就当面请教他是如何对待一次又一次打击的。他说,我没有遇到啥打击呀。问者觉得不可思议:回回后备,回回不用,都四十岁的人了,还在县委呆着,每天和大领导们蹭脸皮,却不曾混成一官半职,这还不是天大的打击?他便笑而不答,只把父亲送给他的那八个字写在宣纸上并题“共勉之”相送,那字写得古朴苍劲,遒婉俊逸,悬挂于壁,顿觉满堂生辉。县里几个专门书家见了,无不惊奇,争着与他相交。后来,又把他的作品推荐到市里省里的书界,深得书法大家们的赞赏,遂把他纳为省书协会员,后又入了全国书协,成了本地书界名人。县里新来的领导都以能得到他的墨宝为荣。这样一来,他在社会上名气就大了,求他的人也多了。无论认识的不认识的,谁求都写,从不摆名人谱。每次干部调整后,他起码都用掉一刀宣纸。去年春,干部小调整,说好让我上去却没上去,心烦,也去求了一幅,也是那八个字,还真有良药的功效。后来,我们便成了好朋友,心里一犯堵,就找他摆龙门阵,渐渐也生出一缕远野古风。但一回到现实,却又不能像他那样超然物外了。唉,我今天给大家讲这个人物,其实也在自我反省啊。

  故事讲完了,我心有所动,一把抓住文人朋友的手,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当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个叫S的仁兄高高在上,反复地书写那八个字,写着写着他就与那字融成一体,且慢慢变小,最后变成一粒闪光的药丸。我迫不及待地捕捉在手,一口吞下。一阵清爽之气拂面而来,我就骑上一柄大拖把,冉冉升腾,在半空中如云一般游弋,手持麈尾,衣袂飘飘,俯仰自得。呵,原来做人还有这样一层美妙的福地自在天啊。

  第二天,我神清气静,正常上班了,和所有的同事都主动热情搭讪后,看见办公室墙角那柄蒙了一层灰尘的拖把,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

 

  (本小说六年前曾在一家报纸上发表,当时在当地官场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震荡,有些官员对号入了座,认识我的人也把小说的主人公"拖科长S"和我连在了一起,作者高青坡也因此丢了市政协委员的位子,不过仅仅一次政协会议没能参加。而我却可能是因这篇小说升的官,当上了县文联副主席。近日我偶然翻到这篇小说,重读后激发出对往事的很多回忆……

 

~~~~~~~~~~~~~~~~~~~~~~~~~~~~~~~~~~~~~~~~~~~~

发一幅十年前我为本文作者高青坡先生画的漫画像:

 

良药(小说) - 以歌 - 以歌原创 YIGE Original

  评论这张
 
阅读(471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